四本体育竞技题材高人气作品:教练我想打篮球!不你不想

大家好!今天的天气依然寒冷刺骨,简直不想起床只想躺在被窝做手指运动——刷手机,偶尔做做脑内运动——做梦。哈哈,长时间刷手机也会带来眼睛疲劳哦,在此,小编给大家准备了三本高人气的体育运动小说,既活跃了自己的情绪,又不至于像游戏那样太伤眼睛,让各位书迷们大饱眼福!事不宜迟,小编立刻为大家介绍本期的小说推荐,希望大家喜欢!四本体育竞技题材高人气作品:教练我想打篮球!不,你不想。

他是康涅狄格大学的一名留学生,不过家庭条件一般,加上没申请到奖学金,靠做篮球馆的球童来勤工俭学。

这位1970年就接手球队的主教练已经在康大干了足足40年,从30岁干到70岁,没有比他更敬业的了。

雷·阿伦、鲁迪·盖伊、理查德·汉密尔顿、卡隆·巴特勒、埃梅卡·奥卡福……

这确实是一支拥有辉煌过去的球队,在NCAA知名度仅次于肯塔基和北卡等少数超级名校。

不过那都是过去了,现在的康大距离上一次夺冠已经有7年之久,而即便是进入八强,也都是两年前的事情。

就在昨天晚上,前世是篮球教父的唐天,在退休之后突发心脏病,直接穿越到这个留学生身上了。

万幸这个留学生长得挺帅也挺壮,而且两米出头的身高,在亚洲人里面算是非常罕见的了。

氪金,原本特指在游戏冲的充钱行为,这个系统取名为氪金,给人一种满满的金钱味道。

篮坛氪金系统,拥有者通过和篮球有关的方法赚到多少钱,系统商场里面就会产生相对应的氪金值。

(注:偷、抢、骗等非法方式得到的钱自动无效,系统需要保持满满的正能量。)

就拿他当球童一天的酬劳是20美金来说,系统就会产生相对应的20美元氪金值。

技能分成白色、绿色、蓝色、紫色、橙色、红色、金色七个等级,等级越高需要的氪金值越高,不过能兑换的技能也越牛逼。

说白了,这个氪金系统就是一个让拥有者成为联盟超级巨星的系统,但前提是你得会挣钱。

只在空位时才发挥作用的空位三分(诺瓦克)、仅仅只能提升罚球能力的罚球之王(卡尔德隆)、只有在无对抗情况下才能起飞的弹跳之王(詹姆斯怀特)、只能用来被动造犯规的假摔演员(瓦莱乔)……

万幸昨天系统给了个新手礼包,随机的一个技能包,他手气还不错,抽到了紫色等级的单兵防守(托尼阿伦)。

单兵防守(托尼·阿伦):防守尖兵托尼·阿伦的生存技能,他能够使对手投篮稳定性下降20%,并有一定几率抢断对手。

他收起系统抬眼望去,接着就发现是球队的替补中锋亚历山大·福尔西斯崴到脚了。

“拉沃伊·阿伦去哪了?”福尔西斯被扶下场,卡洪环顾了一圈四周,有些不高兴地问道。

“要不今天就先到这里吧?”一旁助理教练凯文·奥利开口说道,他是卡洪指定的接班人。

“唐他一直有跟我们一起训练,体能上不是问题,而且他很聪明,反正替补队那边主要就是跑跑位,试试也没事吧?”沃克继续说道。

“你顶福尔西斯,有问题吗?”老爷子问的够直接,不过他似乎也没抱太大期望。

要想得到氪金值,就意味着他得赚到钱,现在这个阶段,没有什么比拿到奖学金更快的赚钱方式了。

叶钦戴着草帽,一手提着竹篮,沿着齐膝高的河水,缓缓走动着,双脚打破了河面的平静,呼啦啦的水流声不时响起。

透过清澈见底的河水,叶钦的目光一直逡巡着河底的鹅卵石,不时地俯身,手臂穿过温热的水流,在鹅卵石上摸索着。

螺蛳在南方的溪流小河里很普遍,形状很像田螺,不过它的贝壳表面不像田螺那样光滑,而生长着许多旋转的肋纹,而且个头也多数偏小一些。

叶钦看着竹篮里的螺蛳,盘算着回去大概能够炒上一碗了,轻轻咽了下口水。奶奶厨艺很好,这些螺蛳拿回去用清水漂个一下午,晚上就能炒了。

今天早上就喝了两碗地瓜粥,当时还觉得有些胀肚子,跑出来转悠了一上午,出点汗,动一动,就觉得自己这会有些饿了。

叶钦自己也觉得从前两年开始长身体,饭量就特别大,开始自己一顿差不多也就爷爷奶奶加一起的饭量,到现在,自己吃一顿二老都可以吃一天了。

叶钦站直了身,轻轻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,把头上的草帽取下来,轻轻扇了扇,想着应该继续找找有什么可加餐的。

七月份正是三伏天,他这晃荡在河边,算是凉爽的,也热出了一身汗。赤日炎炎,裸露在外黢黑的小腿、手臂、脖颈和脸颊都被晒得有些发红。

叶钦吐了口热气,看着碧波粼粼的河水在阳光下缓缓流淌,他从小就在这条小河里扑腾,以前读过一点地方志,说这条河是闽江三大源头之一,从八闽之北一直南下,蜿蜒几百上千里的,也不知是在哪里入海的。

正在叶钦直起身,把草帽当成扇子扇了两下风,河岸边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。

岸边的鹅卵石河滩上,一个穿着淡绿色连衣裙的少女,一只手遮着额头,一只手朝他轻轻挥舞。

叶钦转过身,看向岸边,顿时笑了起来,将草帽重新罩在头上,呼啦啦迈开步子朝岸边走去。

叶钦双脚从河水里提起,蹑手蹑脚地走了两步,赶忙将篮子里的拖鞋给扔地上,赶紧穿上。

夏日里阳光太烈,河滩上的每一块鹅卵石都晒得烫人,就是打个鸡蛋下去,恐怕都不要多久就能熟透的那种。

叶钦拖鞋还没穿好,旁边一阵清风拂过,少女已经整个人跑了过来,扒拉开挎在叶钦手臂上的竹篮,打量起里面的螺蛳来。

叶钦将晒得有些热的拖鞋穿好,随手将头上的草帽取了下来,盖在女孩的头上,“这么热,干嘛不在家里?

女孩微微瘪了瘪嘴,收回了扒拉着竹篮的手,将头上的草帽正了正,接着又笑了起来,“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。邮递员直接送到了小卖铺那边,你都不知道我去给你拿的时候,他们都以为是我考上高中了呢,哈哈,我下半年才初三。”

叶钦歪着头看了眼两手空空的少女,连衣裙也没有一个口袋什么的,神色顿时有些紧张,声音微微提高了几分,“陈梓熙,你帮我拿回家了?”

“嗯。”女孩轻快地点了点头,“我拿到通知书的时候,刚好撞见你爷爷,就直接给他了,他老人家可高兴了。”

“唉,我让你帮我注意着,是直接拿回来给我的。”叶钦一时间有些烦躁了起来,“你干嘛拿给我爷爷啊!”

前段时间中考分数出来的时候,他就有查询过。秀水县的几所有高中部的中学,录取学生都是按照地区和成绩录取的。

秀水一中直接录取了全县成绩最好的前三百名,二中录取了三百到四百的一百名学生,其他剩下的,各自按照成绩和地区,又被几所有高中部的乡镇中学录取。

叶钦中考的成绩其实并不够理想,他原本估计着直接应该能够进一中,结果离一中的分数线差了两分,只能选择去二中了。

去县城上高中,学费花销比在镇里上初中高多了。考上一中的话,或许还能找“那个人”要点学费,二中的话,他就真没有把握了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叶钦摇了摇头,他还不至于那么不识好意,人家帮忙自己都没说一句谢谢呢。

只是爷爷知道了他被二中录取了,这事情就有些麻烦了,本来他想着是想去找那个人问问给不给学费,不给的话,他就直接和爷爷奶奶推脱说自己没考上的。

听到叶钦这么说,草帽下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,接着又轻轻喊了一句,“叶钦……”

“我……你……可以的话,你还是要去上高中,以后再考大学呢。”少女有些欲言又止,一句话说完,却是无声地吐了口气。

“什么嘛,说那么远。”叶钦拍了拍对方头上的草帽,“回去了回去了,不然你就跟我一样晒成黑炭了。”

叶钦挎着竹篮,走在前面。鹅卵石的河滩并不好走,是河滩,不是城里公园小区铺设平滑整齐的林荫小道,穿着拖鞋凉鞋,如果不注意抬脚一些,很容易磕碰到脚趾。不过他从小走到大,要不是鹅卵石烘烤得太烫,他赤脚都能跑。

走了两步,叶钦突然顿了下,转头看了眼正在小心翼翼地踱着步子的陈梓熙,瞬间又笑了起来。

穿过了鹅卵石的河滩,沿着芦苇荡两人很快就回到了岸边的一条河坝外的小路上。

小路两侧是大片的农田,稻田正绿,偶尔也有不少抽穗的从绿叶中间伸开,更远的地方也有几块金灿灿的稻田。

再往前一些,则是高低错落的房屋,有些人家盖了新房,洁白的瓷砖在远光下,即便离得老远,依旧格外醒目。

其他的则多是普通的红砖房,或者夯实的泥土房,这些年村子里不少人在外打工挣了些钱,富裕起来拆了旧房子盖新的也有不少。

上云村是孝里镇下面的一个村子,秀水县这些年发展比起周遭几个县市落后了不少,在早些年是产粮大县,在很多人都吃不饱的年代,自然吸引了周遭不少人往秀水县跑。

而到了这些年,其他地方经济渐渐起来,地里刨食收入微薄,反而是秀水县人开始南下北上的外出打工做生意。

这也是叶钦想着跟其他人外出打工想法的来源,他要接着上了高中还得继续花钱,还不如早点出来减轻一些负担。

两人走在从河坝往村子里的小路上,叶钦低着头想着等会该怎么和爷爷说,突然手臂被陈梓熙轻轻拉了下。

“什么?”叶钦顺着陈梓熙手指的方向望去,小路旁边不远是个有着两米高围墙的院落,一颗杨梅树从院子里伸了出来,个头饱满的杨梅挂在碧绿的枝叶间,鲜红欲滴。

这季节是杨梅的旺季,叶钦每年也会去河对岸的船山摘杨梅,吃不完的奶奶会晾晒成杨梅干,加点白糖用玻璃罐放着,够他当零食吃上好几个月的。

走了两步,叶钦回过头,发现陈梓熙却是没有挪动脚步,看他转头,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。

走回头将手里的竹篮递给了陈梓熙,叶钦直接在围墙外转了下,几步助跑,一个纵身翻了上去。

他身体素质不错,在初中溜出学校的时候,三米多高的围墙,几脚就能够蹬得上去,这种农家两米多的小院墙,更是不在话下。

翻上了院墙,伸手小心地拉下了一根挂满了杨梅的枝干,刚摘了一个,陡然间一声犬吠在小院内响起。

一条匍匐在树荫下纳凉的大黄狗,突然耳朵一颤,发现了动静,直接朝院墙这边扑了过来。

叶钦被大黄狗吓了一跳,一个转身就从院墙内跳了下来。院子内的大黄狗狂吠连连,直接从院子门口的铁门下钻了出来,直接朝叶钦追了过去。

在农家的中华田园犬,一般都是到处乱窜,如果平常碰到它们在身边转悠,不要跑不要动,基本上就没事。

一边跑一边还转头朝陈梓熙在的方向大喊道:“我先回去了,你等会把篮子送我家去。”

一直站在路边安安静静的陈梓熙这会却突然噗呲一下笑出了声,轻轻扬起手,“叶钦,加油!”

明媚的阳光下,少年的呼喊声,大黄狗的狂吠声,少女银铃般的笑声,洒了一地。

所以,董芳卓不会接受曼联俱乐部把他扔到卫星俱乐部的安排,去安特卫普纯粹就是浪费人生的时间,没有任何的意义。

“如果你不能有足够多的比赛,积累更多的比赛经验,那么你留在曼联青年队和预备队,结果还是死。”

“那就把我租借到其他英超或者英冠球队,哪怕是英甲,我必须留在英格兰。只有在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中继续奋斗,我才能够获得最大的进步。”董芳卓说得斩钉截铁,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。

董芳卓浑然不知,十几年后的他,英语已经说得这么溜,当年他可是说个英文单词都吃力。

我操,忘了劳工证!董芳卓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,当年就因为没有劳工证才被租借到其他联赛中,而不能留在英格兰。I

滚烫的汗水顺着皮肤表面缓缓滑落下来,沸腾的血液在身体里急速窜动着,浑身上下所有毛孔全部打开,热气腾腾,仿佛置身于桑拿室之中般,心脏撞击的声音金戈铁马地在耳膜之上重重捶打,肌肉紧绷到了极致,蓄势待发。

陆恪双手放松地放在身前,左脚支撑着整个身体,右脚呈现弓箭步,脚尖踩着地面,所有力气都集中在小腿之上;双眼透过头盔目不转睛地盯着斜前方穿着深蓝色队服的四十四号,那是对方的四分卫,自己的攻击目标,视线余光完完全全看不到其他防守球员的身影,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一个身影。

耳边传来声响的同时,陆恪的右脚就犹如弹簧一般全力地蹬下去,整个人埋头冲了出去,其他防守球员似乎都忽略了陆恪的存在,脚步腾腾腾地绕了一个小圈,如入无人之境,不过五、六步就蹿到了四分卫面前。

陆恪完全没有刹车的打算,右肩稍稍往前,仿佛一辆失控的高速列车一般,狠狠地撞向了四分卫的胸膛,与此同时,双手准确擒抱,抱住了四分卫的腰部,狠狠地就砸向了地面。

那名四分卫就好像腰肢柔软的拂柳,没有任何抵抗力,死死地被摁在地上,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哀嚎呻/吟着。

陆恪站了起来,滑落的汗水滴入了眼睛之中,但他还没有来得及抬手擦拭,眼前的凯文-普瑞斯(Kevin-Prince)就好像暴怒的公牛一般,将手中的橄榄球狠狠地砸向了陆恪的脑袋,嘴里骂骂咧咧地吼到,“见鬼的杂/种,你刚才在干什么!你他/妈/地在干什么!”

凯文一边骂着,一边就冲了上来,和陆恪扭打起来,但陆恪却毫不退让,抬手就抓住了对方的头盔,两个人就仿佛公牛一般,顶着头盔寸步不让。

周围的其他球员们见状,一窝蜂都涌了上来,凯文嘴里肮脏地咒骂着,“不要脸的黄/猴子!滚回中国去!你这个爱显摆的混蛋!你个混蛋!令人作呕的小鹿斑比!狗/娘/养的混蛋!”

听到那歧视十足的话语,陆恪再也忍不住了,原本只是对峙而已,现在干脆挥舞起拳头,朝着凯文的肚子就是重重的一拳,再一拳,对准了软肋的部位死死地砸下去。那凶狠的右勾拳让凯文开始哀嚎起来,惊天动地的哀嚎,仿佛生命垂危一般。

陆恪是陪练队员,不算正式编制的陪练,在毕业纪念册上,甚至不能隶属于球队成员的陪练;而凯文则是主力队员,虽然只是第三梯队,但依旧是上了名单的队员,可以出场正式比赛的队员。毫无疑问,两个人就是天差地别。

于是,主力队员都蜂拥了上来,用力地将陆恪拉开,狠狠地摔到了地上,开始群殴。

双拳难敌四手,陆恪只觉得自己陷入了包围圈之中,拳打脚踢犹如疾风骤雨一般砸了下来,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,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只虾米,可是却死死地咬紧牙关,一句“疼”都不愿意喊,只是沉闷地把所有疼痛都承受了下来。

哐哐哐,不知道是哪个没有道德心的人,用力踢着陆恪的头盔,在橄榄球比赛,就连拉拽头盔都是犯规,更不要说任何形式针对肩膀以上的动作了,现在居然出现了如此肮脏下/流的动作。陆恪只觉得整个大脑都晃动起来,世界地动山摇,胃部开始不断翻滚起来,昏昏沉沉之中,眼前突然一黑,脑海里出现了一片光亮,犹如漫天星辰。

伴随着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总算是被拉开了,“斑比,斑比,你没事吧?”耳边传来了满腹担忧的声音,不用睁开眼睛,陆恪就知道,这是洛根-纽曼(Logan-Newman),他最要好的朋友,不过,洛根是主力队员,一队。

“你们这些狗/娘/养的!你们都疯了吗?”洛根愤怒地朝着自己的队友们吼到,“如果你们磕了太多蓝色药丸,经历没有发泄的话,校门口有一群野狗!赶快出去!”

此时教练里克-纽黑塞(Rick-Neuheisel)迈着不利索的脚步走过来,口沫飞溅地嘶吼着,“你们这群兔崽子,怎么回事?到底怎么回事?普瑞斯,你脑子被驴踢了吗?”

完全没有注意到教练的出现,凯文的怒火根本平息不下来,脱下了头盔,面部通红地大吼着,“混蛋!你个混蛋!你死定了!我告诉你,你死定了!”

教练狠狠地推了凯文的胸口一下,凯文这才注意到了眼前那矮小的白发老头,那是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人,他大口大口地喘气着,大声对着教练抱怨着,“这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一次战术训练,练习,他知道什么是练习吗?他却好像在打超级碗一样!”

为什么陪练队员可以如此轻松地擒杀正式队员?原因很简单,这是训练。一方不当一回事,只是想要走过场;一方全力以赴,丝毫没有放松。于是,砰!

“狗/屁!”面对凯文的暴怒,洛根当仁不让地冲了上去,用头盔死死地抵住了凯文的头盔,毫不退让地冲撞过去,“你就是一个无病/呻/吟的娘炮!除了在那里叽叽歪歪之外,你还会做什么?我敢保证!陆恪当四分卫,表现都比你更加出色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凯文的怒火彻底失去了控制,犹如公牛一般顶了回去,“试一试,你让那个垃圾上来试一试?那个身板瘦弱的纸片人,轻轻一撞就要撕成粉碎的玻璃人!他甚至就连替补都不是,区区一个陪练,如果他可以传球成功的话,我就把这个橄榄球直接吃进去!草!你们这一群愚蠢又恶心的神经病!来啊,过来试试啊!”

刚刚平复下来的吵闹,瞬间又一次汹涌起来,所有队友们都混战成为一片,主力、替补和陪练全部熙熙攘攘地挤在了一起,情况渐渐失控,正在演变成为一场大型事故!

拥挤人群之中,躺在地上的陆恪已经失去了先机,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,仿佛在惊涛骇浪之中的一艘独木舟,随时都可能覆灭。就在此时,一双手拉住了他的肩膀,用力地往后退拽着,成功地让他离开了包围圈,新鲜的空气一股脑地涌入肺部之中,总算是活过来了。

“斑比,你疯了吗?”那暴怒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,生气之余,还是带着一丝关切。

“斑比”是他的外号。在最开始的时候,只是移民过来的中国朋友之间喊着玩的,因为他的姓氏谐音“鹿”,而动画片“小鹿斑比”又着实是名声响亮,他们就嘻嘻哈哈地喊起了这个外号。久而久之,其他结识的朋友也都喊了起来。

斑比是小鹿,而橄榄球则被戏称为野蛮人的运动。站在赛场上,就好像是一只小鹿陷入了狮子群之中般,着实有种反讽的效果。橄榄球队的队员们总是喜欢这样称呼身材并不强壮的陆恪,戏谑、嘲讽、调侃、歧视,无处不在。

陆恪抬起头瞥了一眼,“嘿,约翰。”这是陪练组的另外一名成员,约翰-沃德(John-Ward)。

约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,在喧闹的喊声之中,他怒不可遏的嘶吼到,“你刚才那约翰-韦恩(John-Wayne)一样的英雄行为,让我们看起来一团糟。拜托你收敛一点!”

约翰几乎是咬牙切齿了,“每个人都在说,我们必须像陆一样努力,我们必须像陆一样努力!我已经听到要吐了。”约翰怒目圆睁的模样,整张脸庞都扭曲了,“你每天被踢脑袋,到底有什么好处?这不值得,你知道的。你至少必须在常规赛里出场一次,你才是正式的队员。但问题就在于,你永远都不可能出场!所以不要扮演得好像救世主一样,你就是一坨/屎!你就是一个他/妈/的陪练!甚至不是替补!”

“滚开!约翰!”陆恪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,“如果你不喜欢的话,可以离开!”

“你们这群疯子,都给我冷静,都给我冷静下来!”里克暴跳如雷地喊道,教练组成员们也都冲了上来,联手将场面控制了下来。

人群渐渐分离了开来,但那一张张年轻气盛的脸孔之上依旧写满了怒火,愤怒地对吼着,“来啊,试试看!”“比就比,你们这群脑残片吃多的蠢驴”……

“安静!耶稣-见鬼的-耶稣!”里克简直是出离地愤怒了,“你们都给我滚去训练!”

“教练,就让斑比试试看,斑比可以轻易秒杀那个蠢货!”这句怒不可遏的宣言来自洛根。

“试试看!我告诉你,我的赌注依旧有效!他可以传球成功,我就把橄榄球直接吞下去!”这是来自凯文的毫不示弱回应。

“那就比试一场!”里克简直烦不胜烦,挥了挥手,仿佛赶苍蝇一般,“三比三,四分卫,接球球员,防守球员,自己挑选!三对三训练!比试完之后,你们全部都给我闭嘴!输掉的那一对,训练分量加倍!滚,都给我滚到赛场上,三对三,现在就开始!”

“斑比,斑比!”洛根一路小跑着冲了过来,跑到了陆恪身边,兴奋地大喊到,“快点!我们好好教训一下凯文,让那个垃圾知道你的厉害!以前在高中的时候,你就是最出色的四分卫!现在让他们看看厉害!”

可是,陆恪没有回应,因为他的脑海里响起一个陌生的声音:橄榄球巨星系统完成绑定,正式启动,倒数,三,二,一……

今天小编的介绍到此结束了,大家觉得剧情够不够燃呢?是不是浑身热血都起来了呀?也欢迎大家继续阅读小编其他的小说推荐文章,希望大家找到自己喜爱的小说,也多留言跟小编互动,推荐你们认为的高质量小说?有你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,不要忘了给小编点赞哦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